Skip to main content

膀胱癌免疫療法新趨勢 (上):生物標記檢測,要不要測?

2019-04-03|醫療新知

每年的諾貝爾獎得主一直都是大家關注的話題,10月1日揭曉的2018諾貝爾醫學獎,由對抗癌免疫療法有著顯著貢獻的美國免疫學家 James P. Allison 和日本免疫學家本庶佑(Tasuku Honjo) 二位獲得這項殊榮。這是癌症療法首次在諾貝爾醫學獎獲得認可,科學家對免疫系統的開創研究改善患者的治療效果。

即便免疫療法發展至今,仍有需要克服的瓶頸,其中「療效通常無法預期」成為醫師在癌症治療上遇到的一項重要的挑戰。免疫藥物使用在一些病人身上反應很好,藥物作用持續時間長,不良反應的耐受性也佳。可惜仍有近八成的病人卻對免疫藥物沒有反應,甚至出現免疫相關的副作用。因此研究如何提升癌症免疫治療的療效,為當今臨床研究的重要課題。

目前已發現,以生物標記為導向的精準醫學免疫治療,能在治療前先準確預測病患對於免疫治療可能的反應,以提高癌症免疫治療的成效。例如: 一般生物標記PD-L1表現量越高、腫瘤突變負荷(Tumor mutation burden, TMB)及基因型生物標記中的微衛星不穩定性 (MSI),對免疫治療有反應的機率可能越高。如此,透過生物標記指標的掌握,更能精準的預估病患使用免疫藥物的療效。利用生物標記篩檢出適合的病患,減少無效醫療,掌握治療黃金期仍是目前醫界的目標。然而,在膀胱癌或泌尿道上皮癌的領域,不同的免疫療法藥品的療效與這些生物標記的相關性仍須更多的臨床試驗結果來證實。

以目前在泌尿界中較被醫界接受的生物標記,如PD-L1表現量,在兩個大型泌尿道上皮癌的臨床試驗中,觀察到不盡相同的結果,以目前取得許可證的兩個免疫癌症藥品為例: 

1)癌自禦在2018年著名期刊Lancet中所發表的更新資料(IMvigor211)顯示,病患不論PD-L1表現量的高低,與傳統化療相比皆有機會獲得存活時間的延長; 2) 吉舒達 在2017年著名期刊NEJM中所發表的臨床試驗(Keynote-045)顯示,病患的PD-L1表現量越高,其整體存活較化療長。不過兩個試驗判定PD-L1表現量的方法並不同,因此,究竟何種PD-L1表現量是最理想的生物標記? 可能尚待更多進一步的臨床試驗提供我們更多的資訊,建議與醫師做進一步的討論。畢竟,癌症的疾病十分複雜。不僅相同的癌別在不同的病人身上差異性大,甚至同一位病人腫瘤內的癌細胞在不同位置即出現不盡相同的基因突變。

除了找到對的病人使用合適的藥品,癌症免疫治療藥物也正開發與化療藥物或其他治療合併,期待未來有更多的臨床研究可以提供我們更多的治療資訊。

參考文獻:

1.上報【2018諾貝爾獎】對「免疫療法」有重大貢獻 美日兩學者共獲生醫獎。奇摩新聞。(2018/10/1), 取自:URL: https://goo.gl/xscpFi

2.李英雄(2018) 精準腫瘤模式在轉捩點:https://goo.gl/wjMQy7

3.行動基因(2018): http://www.actgenomics.com/tw

4.https://www.drugs.com/tecentriq.html 

5.Powles, et al. Atezolizumab versus chemo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platinum-treated locally advanced or metastatic urothelial carcinoma (IMvigor211): a multicentre, open-label, phase 3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IMvigor211. Lancet 2017.

6.Joaquim Bellmunt et. al. Pembrolizumab as Second-Line Therapy for Advanced Urothelial Carcinoma. N Engl J Med 2017; 376:1015-1026

PDF點此下載